NEWS

太陽能新尖兵 雲豹能源 迅速竄起

Media report2017/04/18理財周刊
▲雲豹能源財務長趙書閔、執行長譚宇軒、雲豹能源董事長張建偉、能源事業部副總陳伯勳。


太陽能產業發展至今,在國內上中下游快速的整合下,已發展成為一個資本密集的產業,多數業者在推動太陽能電廠的瓶頸並非技術或施工,而是資金的籌措,根據統計,要建置1MW初期投入成本在5,200萬元(不含土地成本),使得太陽能產業若無政府的補助、銀行融資的奧援或富爸爸的加持,要在太陽能產業立足並闖出一片天並非易事。

危機就是轉機、別人的難處,就是自己的機會,國內廠商雲豹能源挾著資金整合的優勢,快速在市場上竄起,該公司在成立短短一年之內,在國內外已有50個案場,總裝置達30MW,單一最大裝置達2MW,憑藉的除了上下游整合的功力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資金籌措及成本控制的實力。

雲豹能源董事長張建偉為金融背景出身,在銀行投資界打滾十多年,擅長資金運作,看好太陽能電廠長期獲利的模式,以及小英政府推動「非核家園」,要在2020年太陽能建置量達20GW政策利多下,決定合作夥伴永鑫能源由日本回台創業,搶攻台灣太陽能市場商機。

雲豹能源雖然在市場上只有一年,在其技術團隊永鑫能源太陽能已有十年的經驗,2011年日本發生福島核災事件,全力推動再生能源,尤以太陽光電為主,永鑫能源嗅得商機,在現任董事長湯孟翰的帶領下,進入日本市場,6年下來,台日兩地所建置量已超過115MW,其中日本單一最大量達17MW。

張建偉表示,日本多丘陵,太陽電廠有多數沿丘陵分部規劃,在經過細部環評之後,必須先炸山、挖地,台廠要在其中獲利,在精算及控制成本上就必須更加謹慎。台灣市場過去多以屋頂型為主,成本計算較簡單,一旦面對地面型,尤其台灣地小,在寸土寸金的壓力下,大型太陽電廠多規劃在地層下陷區、鹽地、旱地等,初期的整地就須耗不少成本,一般小廠要進入百萬瓦地面型電廠的難度所在,而永鑫能源過去在日本開發及控制成本的經驗,恰好成為回台佈局最大的利基。

雲豹能源與永鑫能源為上下游合作夥伴,兩者交叉持股,張建偉看好台灣太陽產業發展,以其金融界背景迅速整合資金,從資本額1000萬,增資到3億,再增資到6億,並引進市櫃公司伍豐、和益、以及創投名人陳五福擔任大股東,過去30MW建置量皆由自有資金運轉,可見其雄厚實力,張建偉說,目前30MW建置量已開始營運獲利。

該公司以「整合一條龍」作業模式,從土地開發、電約申請、系統管理、資產規劃、風險控管、到銀行貸款都由公司包辦處理,配合策略夥伴永鑫能源在施工技術,善用上下游整合,達到節省公司成本,並掌握每個環節,目前北中南地區皆有設置太陽能電廠,北台灣地區在宜蘭蘇澳建置2MW屋頂型薄膜太陽能電廠,同樣的,於新竹三座工廠設置屋頂型薄膜太陽能電廠;另外,中南部地區在雲林、嘉義、台南、高雄等各設置地面型及屋頂型太陽能電廠。

雲豹能源在太陽能產業中創下不少業界第一,包括與台灣電動車廠必翔集團合作,由必翔提供蘇澳及新竹廠房屋頂,雲豹能源出資建置並持有全台第一大薄膜式屋頂型電廠,突破北台灣日照不足限制,宜蘭蘇澳廠裝置容量2MW,已正式供電,另外三座新竹廠預計今年四月底完工。以宜蘭蘇澳廠來看,裝置容量2MW,可供電800戶家庭使用。

此外,雲豹能源投資建置雲林最大地面型太陽能電廠,裝置容量達1.9MW。全台首座克服地層下陷問題的地面型太陽能電廠,也在2016年8月於雲林四湖鄉建置完成並啟動,規模為234KW,每年發電量約32.5萬度,估計能減少170噸碳排放量,可提供近百戶居民每月用電。

雲豹能源今年事業經營將分為「電站持有」、「維運管理」雙主軸。以太陽能電廠建置量來說,雲豹能源今年以100MW為目標,計畫新增電站買賣業務,希望在股本不變之下,增加營收,維持股東最大權益。

另外,今年也將維運管理列為增加營收的重點項目,將擴大經營太陽能電廠O&M即時維運管理。雲豹在台灣各地區皆有當地特約電工商,能在故障發生當下即時前往排除,「故障排除速度快」視為維運管理重點。未來也不排除將電廠賣給壽險公司,以握有維運管理做為長期收入。


( 撰文 蔡武穆 / 圖片 蔡武穆 )